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残雪谈成诺奖热门人选:只是一个奖 不必都来找我

2019-10-09 来源:桓台农业网 编辑:admin

  原标题:中国作家残雪回应成诺奖热门人选:“这只是一个奖,又还没有得,不必都来找我”

残雪谈成诺奖热门人选:只是一个奖 不必都来找我

  文学创作全部手写,每天坚持一小时

  在陈小真的印象中,残雪亲切、和善。有一次,他和同事在晚上7点来到残雪家里,与残雪夫妇共进晚餐,同事们和残雪以及她的爱人说着长沙话,倍觉亲切。残雪特别说,这次拜访让她感受到来自家乡亲人般的温暖。陈小真记得,与残雪交流贯穿始终的是爽朗的笑声,这种笑声没有任何的修饰和伪装,孩童般的发自内心的声音,特别是在放松的状态下,在熟人的眼前,她的这种笑声会更加干脆、清澈。“ 残雪受了那么多苦难依然那么天真自然地笑出声来,我想她骨子里头应该是一个乐观的人。”陈小真说。

  2015年,残雪应陈小真的邀请在湖南图书馆一楼报告厅做了一场文学讲座。“ 她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形式的读者见面会,我欣喜地发现,在面对150人的讲坛上,她的亲切大方、从容镇定、睿智和富有哲理的深度……让在场观众无不动容,在场读者热烈互动,读者对残雪的热爱敬佩和倾心,让我对残雪又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认识。就像残雪老师说,尽管提问,不管什么问题,我都能回答。”

  据陈小真介绍,30多年来,残雪日复一日地过着“单调刻板”的文学生活。七点钟准时起床,九点钟开始阅读和写作,一个半小时。下午两点钟开始阅读和写作,也是一个半小时。这两部分时间她写的是哲学书。然后,进入锻炼时间。晚餐后,开始进入一个小时的小说创作时间,之后是英语学习时间。“残雪不用手机,不用微信,这让她省去了许多没必要的干扰,可以专注于她的文学和她的哲学。”陈小真告诉记者,残雪的写作每天都是定时定量的,每天只写一个小时,大概就是八九百字,而且从她开始写作至今全部都是手写。

  小说翻译到国外,残雪自己亲自做英语校对

  “残雪的英语学习,这简直就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陈小真笑言,“一个小学毕业生,那个年代学校应该还没有英语课程吧,却可以无障碍看英文小说和英文哲学。”

  如陈小真所说,二十多年的英语自学让残雪阅读英文小说轻而易举,以至于她的小说翻译到国外,她自己做自己外文书的英语校对。她还自己用英文写文章,写了一篇谈自己创作的文章发表在美国杂志上,又被英国著名的《卫报》转载,后来因为残雪的这篇文章,《卫报》特意开了世界各国作家谈创作的系列。二十多年来,残雪坚持每天看英文,哪怕是每天一个小时也坚持下去。她看英文原版的纸质书,读那些文学经典作品。她对当代中国的翻译作品基本上持否定态度,觉得翻译得太差了,这也是她看英文原著的原因之一。像卡尔维诺、博尔赫斯,这些作家的作品都是读的英文原著。“就凭这一点,我敢说,她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绝大多数的作家。中国当代作家中有几个人是读英文原著成长起来的呢?所以,残雪对自己作品,对自己的艺术创作从来都是非常自信的,我想这种自信与她二十几年持续不断地接触原汁原味的英语文学是分不开的。她是作品翻译到国外最多的中国女作家,也与她的这种长期的英语训练分不开的吧。”陈小真说。

残雪谈成诺奖热门人选:只是一个奖 不必都来找我

  编辑残雪100多万字,仍没有读懂她

  “我大学时候读的是中文专业,那时候读过残雪的《山上的小屋》《黄泥街》等中短篇小说以及她的许多访谈和谈论中国文坛的文章,来出版社就开始陆续编辑残雪的作品,已经编辑了一百多万字了。但是说实话,我不敢说我读懂了残雪。”陈小真认为,任何一个轻易说出读懂了残雪的人其实都是值得怀疑的。

  陈小真认为,残雪的想象是天马行空的,梦呓一样的,谁也无法预料读她的小说接下来会有什么情节出现,任何情节都是情理之中却又是无法理解的。残雪让她的主人公做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而且一直都是莫名其妙地做下去。残雪小说的故事,充满了荒诞感,离奇古怪,而且是极其独特的,这种独特贯穿了残雪几乎所有的作品。而且,残雪笔下的人物做的事情往往是没有结果的,做的几乎任何事情都是不求结果的,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需要做什么。并且整个故事都是支离破碎的,没有任何的逻辑性可言。

  “这是属于残雪特有的叙述方式,她总可以在平凡中发现和创造全新的个性人物。行为方式的独一无二,语言的独一无二。这是极具残雪特色的写作,任何人都模仿不来,而且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叙述。正是这种天马行空,拒绝了很多读者,也正是因为这种天马行空,造就了残雪的独一无二。”陈小真说,这是一种悖论,一方面独特,另一方面不被理解,一直被误解。但是对残雪自己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残雪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她在一直坚持自己,并且一直会继续坚持下去。

点击进入专题: 2019年诺贝尔奖

责任编辑:范斯腾